前董秘“裸辞”或与内幕交易有关 格力电器暂未回应

原创 Kbet365  2020-11-03 04:10 

原标题:前董秘“裸辞”或与内幕交易有关 格力电器暂未回应

对于三个月前公司前董秘望靖东的突然辞职,格力电器一直三缄其口。但广东证监局网站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或许透露出端倪。

11月2日,广东证监局网站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一个名叫“喻筠”的男子因为内幕交易海立股份,而被证监局合计罚没逾368万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处罚决定书中还披露了一个重要信息,那就是“喻筠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望某东关系密切,二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存在4次电话联系。

处罚决定书显示,2018年4月20日,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格力电器)董事长董某珠告知时任公司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望某东,希望通过继续增持“海立股份”,实现降低持股成本、增加持股话语权目的。同日,格力电器召开总经理办公会议,考虑继续增持“海立股份”,参加人员有董某珠、望某东、刘某等人。会后,望某东要求廖某雄、李某晶负责在二级市场增持“海立股份”事宜。

2018年4月23日至7月4日,廖某雄、李某晶操作格力电器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持续增持“海立股份”。

2018年7月5日,海立股份披露《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》称,格力电器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持续增持“海立股份”,持股比例由5%变更为10%。

综上,广东证监局认为,格力电器作为持有“海立股份”5%股份的股东,筹划并实施增持“海立股份”,使其持股比例由5%变更为10%的事项,已构成重大事件,属于内幕信息。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8年4月20日至7月5日,而望某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,不晚于2018年4月20日知悉该内幕信息。

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2018年5月30日至7月2日期间,喻筠国金证券账户合计买入“海立股份”93.03万股,买入金额1002.99万元。2018年6月27日至7月9日期间,该账户合计卖出“海立股份”93.03万股,卖出金额1090.24万元。经证券交易所计算,相关交易盈利金额为93.57万元,扣除股息红利税1.4万元后,获利92.17万元

广东证监局指出,“喻筠”账户交易“海立股份”存在以下异常特征:喻筠交易“海立股份”的资金变化、买入时间与内幕信息的形成、变化和公开时间基本一致;“喻筠”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集中交易“海立股份”,交易金额逐步放大,买入意志持续加强,交易行为明显异常。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《证券法》第七十三条、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,构成2005年《证券法》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。

随后,当事人喻筠提出四项申辩意见,但广东证监局在听取了其陈述和申辩后认为,“喻筠关于其与望某东联络接触的解释,并不能排除望某东向其传递内幕信息的可能性。”因此除“违法所得应扣除分红缴纳的股息红利税”外,均不予采纳。

最终,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,依据2005年《证券法》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,广东证监局决定:没收喻筠违法所得921706.02元,并处2765118.06元罚款。

但明眼人都知,这则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提及的“望某东”极大概率是格力电器前董秘望靖东。

今年8月17日,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、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的书面辞职报告,望靖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、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职务。辞职后,望靖东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

截至辞职,望靖东已经在格力工作近18年,从2009年7月开始担任格力电器董事会秘书,曾一度被外界视为接班董明珠的可能人选之一。其突然“裸辞”引发业界不少猜测。有人认为,这是高瓴资本要进入格力董事会的前奏。但对于望靖东的裸辞,格力电器一直三缄其口。

11月2日晚,记者就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内容咨询格力电器,截至本报发稿为止,格力电器方面并未有任何回应。

受今年疫情影响,格力电器前三季度总营收1274.68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18.64%;净利润136.99亿元,同比下降38.06%。董明珠曾一度透露,2月份公司收入基本为零。进入第三季度,格力电器业绩逐步回暖,7-9月实现营业总收入568.66亿元,较上年同比下降2.52%;实现归母净利润73.37亿元,同比下降12.32%。

从4月份起,董明珠开始直播带货。根据公开数据,截至今年10月18日,董明珠累计直播带货12场,格力直播销售额约451.09亿元,约为2020年前三季度格力电器营收1274.68亿元的35.39%

(作者:叶碧华,施展华 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zangli.com/71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Kbet365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